• 書寫文藝復興的中國坐標 ——著名美術家莊保林藝術作品淺析

    [ 發布單位:中國世紀大采風組委會 ] [ 發布日期:2020-11-20 ] [ 信息編號:DCF-20-3671 ] [ 瀏覽人數:共4194次 ]

    采編:章仕龍

     

    在中國全面崛起的浪潮中,除了引人注目的中國制造、中國資本攻城略地,讓人印象深刻外,更令人快慰的是,中國文藝也進入姹紫嫣紅的春天。在中國綜合國力蒸蒸日上的支撐下,一大批中國文藝家扎根生活,潛心創作,以如椽巨筆謳歌母國,用宏大的藝術視角和高超的藝術語境描繪時代的風云變遷,展現中華民族、中國人民自立自強的奮斗精神,大寫文藝振興繁榮的璀璨中國篇章。他們或以詩歌小說揚名,或以美術電影建功,斬獲各種文藝大獎,架起中外和通共融的橋梁,擄獲成千上萬的文化“洋粉絲”,成為一支講述中國發展故事,傳遞中國最美聲音,弘揚中國優秀文化,締結中外和平友誼,令人不可小覷的“中國力量”。這種力量,因滿含人類共通的人文觀照和價值基因,顯得更溫情更美妙,也更能征服人心。

    在這支中國優秀的文藝大軍中,有一位藝術家備受矚目。他叫莊保林,1964年生于江蘇徐州,自幼習畫。1988年考入中央美院油畫專業,深得老中青三代油畫大家真傳。1990年在“中國首屆油畫精品大賽”中一鳴驚人,榮膺美國特別金獎,作品被美國、日本收藏。1992年,晉級中央美院油畫高級班深造。期間,他的作品《遠眺》、《斜陽》、《山寨早春》、《寧靜的小鎮》榮獲多項大獎并被藝術機構珍藏。1997年,莊保林在人民大會堂被授予“世界和平文化使者”榮譽稱號,當選世界華人美術家協會理事兼油畫藝委會主委,美國大都會世界藝術家俱樂部會員、首席油畫家,成為中外馳名的美術大師和文化大使。

    通過藝術創作與世界對話,莊保林架通了中西文化交融互補的橋梁,讓西方世界充分領略到中國傳統繪畫藝術的博大精深并沉湎其中。除了兼收西洋油畫藝術的技法、色彩和表現力,中國繪畫藝術更強調意境和審美志趣,更符合人類的共同價值觀感,因而更受歡迎。在經歷了人類文明史的漫長演變后,作為人類精神源頭之一的繪畫藝術,到今天似乎愈來愈離其本真意義遠了,反而與當下的社會生活捆綁得日益密切。尤其是伴隨中國崛起,對世界政經格局與文化藝術帶來巨大沖擊與重構,推動當代文化藝術神話勃興,似乎任何東西都可以借藝術之名“刷”存在感,似乎任何東西都可以很“藝術”一把。當真正的藝術被聒噪的市場、炙熱的消費動能所綁架,當真正的審美思考和藝術創新被偽藝術和庸俗傷的體無完膚,堅持用真正的藝術語境進行思考創作的藝術家就顯得鳳毛麟角。作為當代著名油畫藝術家的莊保林,便是這種少數堅持理性思考,堅守藝術良心、堅持真正的藝術語境者之一。

    縱觀莊保林先生的藝術作品,無論是青春期創作的《詩意的浪漫》系列、《青春的迷茫》系列,人到中年創作的《痛苦》系列、《吶喊》系列、《尷尬》系列,及近年創作的《精神的救贖》系列、《中國侍女》系列、《政壇風雨》系列、《十大元帥》系列作品,都是他在堅持藝術語境,追求藝術創新的厚積薄發與嚴肅思考,需要觀者用心感悟體察,或藉傳統文化的傳承與碰撞解讀中西交融的新美學意蘊,或從生命個體成長的賦能與蒼涼進行唯美的精神燭照,或在人類文化于當代精神的變異與沉淪痛苦中有所發現。在當下“精神家園”荒蕪、拜物盛行、價值觀崩塌的背景下,自覺擔負中華文藝復興的神圣使命,堅持藝術為人民服務的至上理念,堅持特立獨行的藝術創作與思考、堅持用藝術家的悲憫觀照世界,堅持為世界文化藝術寶庫貢獻獨一無二的“中國文化瑰寶”,就是一種彌足珍貴的高尚操守和品格。

    在莊保林的《詩意的浪漫》系列作品中,背景色彩或斑駁抽象,或大筆觸揮灑寫真,人物形象大都豐麗清晰,但她們的臉部卻都是模糊的,甚至有些還是空白的,然而在觀者視覺的審美過程中,卻能夠生動地感受到畫中人物的一笑一顰,風姿綽約,以及由此而構成經典文化的宏闊審美空間,生命本體意識與藝術審美氣息交織充盈水乳相融,“不著一物,盡得風流”。其實,莊保林先生的這種先鋒現代審美意識,除了與他長期主攻油畫,接觸西方文藝較早較深外,更彰顯出他對“詩意”——這個中國傳統文化的關鍵詞的卓越認知,以及對于傳統意象所承載史詩審美的現代性包容性解讀。

    真正的藝術家其境界與哲學家、思想家相通。藝術家應堅持自己的藝術主張,真實表達自己的思想,更要作為真理的傳播者與布道者。這種思想不光是深邃、美好、浪漫、善良,也包括質疑、迷茫、彷徨、痛苦的精神救贖與超越。莊保林先生的藝術創作題材十分廣泛,畫風搖曳多姿意象萬千,充滿浪漫的藝術審美氣息與氣勢磅礴的歷史拷問,貫穿攝魂奪魄的生命體驗與藝術思考,充分詮釋了他作為哲學家與思想家的寶貴藝術探索。在《青春的迷茫》系列作品中,那些現代年輕女子形象充分表現了她們對于周遭世界的復雜感受——物質與精神的相悖,欲望與身體的沖突,以及由此所生發的迷茫、痛徹、煎熬、瘋狂、覺醒。在莊保林先生的畫筆下,這些形象呈現出藝術本體所蘊含的強大審美張力與時代烙印,觀者過目難忘。青春狂放伴隨著迷茫,迷茫之后陷入沉寂蒼涼,及人到中年后的徘徊、痛苦、尷尬,再之后是生命的吶喊與靈魂的救贖,全面揭示了社會轉型撕裂下的生命精神的種種可能性,這才更吻合放大人生精神的本相。像這樣深刻的人文關懷與藝術實踐,在中國當代藝術家中并不多見。而藝術家的真正使命,不僅只是對社會客體表象的逼真摹寫,更重要的是揭示客體表象下蘊含的精神真實。唯真實,才能打敗時間。

    在莊保林先生的《精神的救贖》系列、《痛苦》系列、《吶喊》系列作品中,無疑讓我們看到了一位藝術家對于人類命運和生命精神的責任附體。他用夸張的文本個體、宏大的藝術語境描述時代與人性的復雜嬗變,揭露文本個體在社會劇變下的痛苦掙扎與精神擠壓,洋溢著赤子般的宗教情懷與哲學思考。他以博愛的人道主義關注宇宙蒼生的命運,以敏銳的洞察力描刻人類社會的痛苦與歡樂。他反對戰爭侵略,反對環境破壞,鄙視浮華和糜爛,積極為人類社會的進步呼吁、吶喊。當那種卑微、麻木、驚悚、憤怒的神情,以及這種生命狀態下的行為動作,占據了整個畫面中心所引起的巨大視覺沖擊,無不讓觀者心靈為之震顫——人,該如何正常地去生活?人的精神力量又在何處?人要如何控制自己的欲望?人又要如何面對死亡和救贖?顯然,這正是我們所經歷的當下文化嬗變所呈現的一種精神性追求的可怕缺失。

    面對當前略顯浮躁的藝術市場,莊保林先生始終保持清醒頭腦,堅持自己的藝術觀點與創作實踐,從不人云亦云。他反對藝術媚俗,厭惡貨幣炒作和暗箱操作,堅持“打”進傳統,又“回”歸現代,堅持中西融合下的培中固本。他認為偉大的藝術家都是思想和精神的翱翔者和主宰者,他希望自己的藝術作品能為人類文化做出貢獻,標刻當代文藝復興的中國坐標。這是他一生孜孜以求的最大心愿。他把“堅守”視作藝術家的良心和生命救贖。當大鯊魚張開森嚴鋒利的紅口獠牙迎面撲來,當薩達姆狂躁絕望的神情定格于絞索,當格林斯潘陰險狡詐的眼神透過鏡片反光,當一個個碩大的頭部像定海神針一樣,使畫面充滿鮮血淋漓的壓迫力與均衡感,急促而又強烈的筆觸所制造的節奏感如狂風驟雨之后的海面復歸平靜。在莊保林先生飽含激情和力量的作品面前,我們解讀的不僅僅是他對這個世界與時代的悲憫與思考,分明感受到一種雷霆萬鈞錘擊心靈的精神震撼,看到一位藝術家高超的功力、博大的胸襟和仁愛的赤子情懷,更像諦聽一種波瀾壯闊的“生命交響”。歷史經驗證明,這種坐標的史詩級的藝術往往是強大的,是不分民族國界的,也是不朽的。 



    在线看人与动人物A级毛片